蓝水河边的浪漫旅人(图)

《恍然隔世》夏海涛著山东画报出版社2012年4月出版

海涛的诗歌,浪漫典雅,意象优美,语言干净节制,节奏感强,既有传统的舒缓含蓄的意境美,又有西洋古典诗歌柔板式的节奏美,为我们奏鸣出了一曲有关爱与人性的交响。

抒情性,是这本诗集的一大特色。海涛的这些诗歌,对抒情性的坚守和延拓,令我们肃然起敬。在我看来,所谓现代诗歌的抒情性,就是对世界的诗性化体认和心灵的和谐化追求。整个诗集分为“蓝河”、“痕迹”、“古渡”、“月台”四个小辑,除了第二小辑为描述回忆的快乐,三个小辑都是以一个抒情性的意象作为象征。海涛的这些抒情诗,在抒情性上的一大特点,就是以爱情和对大自然的热爱为主题,有着东西方的双向影响,既有中国古典诗歌的含蓄内敛的意境,又有西方的古典抒情诗浓郁热烈的意象,既有中国古典抒情诗疏淡自然的音尺结构,又有着西方古典抒情诗歌对相对的形式整饬的追求。这两组看似矛盾的抒情诗追求,在诗人真诚的心灵诉求面前,有了重新契合的可能。最能表现诗人审美追求的,是这首《恍然隔世》:“那么深的水也没有隔开/沙漠与绿洲你只是回眸一瞥/鸟儿们仿佛听到了指令/汇聚在七夕桥头/打破了一个世纪的沉默/偶然的交汇/偶然的/离去/没有谁惦念着/流星的轨迹/海面上/升起了一轮年轻的太阳/月亮上长满了小母亲温情的目光/仿佛一切没有发生/仿佛/从来就是这样安详/鸟儿开始顺着季节/提前迁徙/从遥远的北方奔赴遥远的/南方/顺着阳光的道路/挥动有力的翅膀/这样的一切如此自然/仿佛千万年来/只为了等待/你的回眸/南方投来那束阳光。”在时间性的定格中,爱情如同月亮的抚摸,记录着灵魂最美好的颤抖,表达出对人性和谐的追求。又如这首《无题》,单从篇名上看,就与中国古典抒情诗歌,例如李贺的诗歌,有着某种相似性:“无法言说/好像等待什么/一只诗人眼里的寒鸦/一群流浪而又快乐的流星/独自漂在虚无的空中/感受海潮带来的律动/欲望在沉睡的夜里走着/踮着他修长的柔足。”寒鸦是非常中国化的意象,指涉萧瑟的心情,而海潮、流星、夜晚、柔足却是非常西方化的抒情意象,指涉浪漫的爱情,而诗歌中的诗人形象和欲望的互文性参照,对该诗的文眼“等待”,形成了一个“言有尽而意无穷”的阐释意境。

有的时候,海涛也会在抒情诗的口语化上进行尝试,比如这首《等待你的到来》,就是以明白晓畅的口语,展现一个巧妙的构思:“我拿什么给你呢?/我爱/在你就要到达的时刻/我只能举着我的沧桑/写满我的真挚/让刚刚走出站台的你/一眼认出。”这一段诗的巧妙之处在于,诗人以一个“接站”的意象,刻画了自己等待爱人的忐忑心态。而“我拿什么给你呢?/我爱”则是在语言的简约跳跃的搭配中,描述了诗人的喜悦万分却又内疚的复杂心情。“我爱”是一个主语和动词的组合,缺乏宾语。而“我拿什么给你呢?”却是一个疑问句。在诗歌的留白和错位的陌生化手法中,诗人的复杂而真实的爱情心境跃然而出。另外,在描述诗人内心的抒情性体验之外,诗人还试图以泛抒情的态度,去对待世界上的万事万物,以善良敏感的心,去抚摸自然界的一草一木。例如,《逆光的春天》:“十万棵桃树摇动手帕/春天变得粉红/我站在太阳的对面/以手加额/遮挡阳光的热烈/迎接你的流波/这是我选择的角度/逆光里的你变得生动/好像那些飘动的清香/慢慢沁入大地的内心/而我面对阳光的表情/如此专一/微微上翘的嘴角/荡漾着桃花潭水的深情/敲打桃林里的石头/每一块都说着同样的方言/爱你/爱你。”还是写爱情,却以桃林为背景,十万桃树林中,逆光的爱人,便如同桃花一般姣美可爱。“逆光”,在这里,既形容爱情的羞涩,诗人对爱情的躲藏,也与桃林形成了具有细节性的画面感。而“桃林”在这里,不仅有象征比喻之意,更衬托以爱情,也更类似中国古典抒情诗歌中所谓“以象而起兴”的概念。最有趣的是最后两句,石头和方言的搭配,在拟人化的手法中,以“石头”比喻自己,既暗示着对自己在爱情面前迟钝反应的自责,又暗示着诗人遭遇爱情的狂喜,清新自然,构思精美,令人不觉莞尔。

(本文来源:大众网-齐鲁晚报 )